长株潭新闻门户

主页 > 株洲新闻 >

株洲娭毑瞒着家人"流浪"4个月讨债 翻垃圾桶找食充饥

文章导读: 为了拿回自己36500元养老钱,今年62岁的邹娭毑在长株潭三地流浪4个多月。吃的是垃圾桶里的包子、剩饭,夜里睡过地下通道、车站和寺庙。 她不敢把钱没了的事情告诉儿子,她也不明白那个好大哥张爹爹为什么...

  为了拿回自己36500元养老钱,今年62岁的邹娭毑在长株潭三地“流浪”4个多月。吃的是垃圾桶里的包子、剩饭,夜里睡过地下通道、车站和寺庙。

  她不敢把钱没了的事情告诉儿子,她也不明白那个“好大哥”张爹爹为什么要把她的钱都“骗走”。昨天上午,邹娭毑揣着社区开的证明以及诉状来到石峰区法院申请起诉。当着法官的面,她用手机一遍遍拨打张爹爹的电话,却始终传出“无法接通”的声音。

  【借钱】

  两次借款后立即付利息,第三次借款后“失踪”

  昨天上午,石峰区法院民一庭法官办公室,邹娭毑拿出了起诉书,她文化程度不高,诉状是专门请人写的。

  她是岳阳人,唯一的独子在老家已成婚,以种田为生。为了不给儿子一家增添负担,6年前丈夫去世后,她到长沙当环卫工,之后到家政公司成为一名家政清洁工,每月工资1500元。

  独自在外,她还是想找个人陪伴。2013年年初,她经熟人介绍找到了从事中介行业的张爹爹。张爹爹是株洲石峰区人,今年54岁,在长沙一家婚姻中介公司工作。

  在邹娭毑的印象中,张爹爹是个好人,没收她的中介费,每次去婚介所,他还端出热茶、水果和糖块招待她。

  邹娭毑说,只是认识没多久,张爹爹开始问她借钱。2013年10月,张爹爹称自己妹妹在株洲做生意急需一笔资金周转,向邹娭毑借款8000元,约定月息5分,2个月内还清。看他着急的样子,她答应了。

  “他第二天就把利息给我送来了,1000元。”邹娭毑说,按照月息5分的算法,利息只有800元,但张爹爹说,多余的200元给邹娭毑买点补品。

  邹娭毑说,接下张爹爹硬塞给她的200元,她心里便认定了这个“好大哥”,之后张爹爹再向她借钱,她都一口答应。

  去年7月到8月,张爹爹再次以妹妹做生意为由分两次向邹娭毑借走36500元,其中第一次借走11000元后,于第二日先将1000元利息还给邹娭毑;第二次借款26500元后,于去年8月6日“失踪”。

  【报警】

  “好大哥”突然辞职,婚介公司帮她打了110

  第二次借款时间是去年8月5日。邹娭毑说,当时,张爹爹说两个月后会把本金和第二次借款的利息一次性还给她。她同意了,只是没有告诉“好大哥”,这36500元是她银行存折里全部的钱。

  让她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张爹爹就不见了。

  邹娭毑说,第二天她去张爹爹所在的婚介公司,一名负责人告诉他,张爹爹已经辞职了,回株洲了。她打张爹爹的电话,已经无法接通。她第一反应是被张爹爹骗了,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在她看来,张爹爹平日待她还是很好。

  之后她隔三岔五去婚介公司,问张爹爹是否回来,但没有任何消息。拨打张爹爹的电话,还是无法接通。

  直到去年8月30日,婚介公司的人帮她打了110报案。从派出所做了笔录后,她回公司辞职,决心找张爹爹讨回这笔钱。

  【追钱】

  捡破烂、睡车站,还被人当成“精神病人”

  借条上写了张爹爹的身份证信息。为了找到张爹爹,她按身份证上的地址,挨家挨户问附近邻居,又去张爹爹以前上班的地方打听,但都没有消息。

  她也不知道张爹爹说的妹妹到底是真是假,听说他妹妹是做服装生意,她去株洲的几个服装市场,看到年龄相仿的店主便问,“你是张爹爹的妹妹不?”

  那段日子,她被一些人看成“精神病人”,还有人报过警称她是闹事的,逼着她走人。

  在株洲找不到,她又经常回长沙去婚介中心找人,她已经没钱坐大巴车了,便走路过去,边走边沿途翻垃圾箱,找矿泉水瓶、找别人吃过的包子、剩饭。夜里,她曾睡过车站、地下通道,还在庙里借宿,有时深夜还没找到歇息的地方,就在大街上靠着别人的店门坐一夜。

  【悲戚】

  老人不敢告诉儿子,有家也不愿意回

  她的儿子在老家,到现在仍然以为母亲还在长沙打工,过年也许可以回家吃顿团圆饭。儿子会不会责怪她,也许不会,但她就是不敢说,也不愿意回家。

  这是她的养老钱,她当初出来做工,就是为了挣钱到65岁回老家,以后自己要办身后事,也不会给儿子一家造成负担。

  昨天下午4点半,记者电话联系邹娭毑时,她说她已离开了株洲,刚走到湘潭,沿路捡了不少矿泉水瓶。

  记者问及她当夜住哪里时,她说还不清楚,等夜里再看情况。

  她说,不把这笔钱拿回来,就不愿意回家。她这样执著还有一个目的——得当面问问“好大哥”,到底为什么要骗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