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株潭新闻门户

主页 > 文化生活 >

金星:不希望电视消费杨丽萍

文章导读: 近日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这位快人快语的舞蹈家不改电视镜头前的犀利。说起屡屡有舞蹈选手镜头前煽情诉苦,她一句“到我这儿不好使,我不想听中国好故事”;谈及最近因金秀贤的点评被顶上头条,她笑言“我又不是汪峰”。

  
    这个四月,金星很忙!和郭富城、海清一起,为《中国好舞蹈》节目当电视评委的当口,金星自己的舞团也将登台上海大剧院,进行专场演出。当然,和丈夫、孩子的家庭生活,自始至终都是金星的重心,“我的生活配比,家庭40%,舞蹈和社会活动,各占30%,从来不会变。 ”
 
  近日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这位快人快语的舞蹈家不改电视镜头前的犀利。说起屡屡有舞蹈选手镜头前煽情诉苦,她一句“到我这儿不好使,我不想听中国好故事”;谈及最近因金秀贤的点评被顶上头条,她笑言“我又不是汪峰”。
 
  “不想用47岁的成熟,修改24岁时的幼稚”
 
  此番金星舞蹈团登台上海大剧院,带来了两场截然不同的剧目:4月22日《三位一体》是去年的新作,由金星力邀三名国际知名舞蹈家担任编舞,包括迈克尔·舒马赫的《应用程序i》、莫亚·米歇尔的《回声》和阿瑟·库格林的《笼中鸟》;23日第二场《海上探戈》,则是金星多年前的编创,光在上海就演过很多次,观众并不陌生。
 
  “《海上探戈》里的《半梦》,我从24岁开始,一直跳到现在,这次仍然会跳。”金星告诉记者,年轻时跳舞,展示个人的欲望比较强烈,不像现在,“希望多表达一些生活的质感。”不过,让人好奇的是,一部原创剧目演了二十多年,金星坚持不动分毫,以最初的版本示众,“对,不改变。因为我不想用自己47岁的成熟,修改24岁时的幼稚。”金星说,回头去看,《海上探戈》中的十个作品,无疑是自己1991年至2000年的创作日记,“那时候的编舞太单纯了,可那就是我,隔了那么多年,我觉得这个剧目还经得起看,至少,我的艺术审美标准一直都在。”
 
  “我和杨丽萍的关系,还和从前一样”
 
  去年的电视节目《舞林争霸》中,金星和杨丽萍两大评委因对选手的意见不合,镜头前常常火爆争执,一时,两人关系是否就此受影响的猜测颇多,“没事,这不会影响我俩私下的交往,我和杨丽萍的关系,还和从前一样。”金星一脸轻松,她将两人争执的症结,归结于所从事的舞蹈风格不同,“杨丽萍是一位需要自我生存空间的独特艺术家,她沉浸在孔雀舞之中。我呢,因为跳现代舞,特别敏感,善于感受每个人的情感,又喜欢和社会交流,所以,在镜头前当评委,能hold住‘电视消费’。我们的性格就是不同的。从我个人角度来说,特别不希望电视消费杨丽萍。”
 
  自嘲经过社会的“千锤百炼”,早已是“百折不挠”的金星,这几天因对人气王金秀贤的一段点评,又被无数粉丝卯上,“其实,这事纯粹断章取义,节目组采访我的时候,让我谈的是韩流现象,我就说这类韩国明星其实在自己的国家没法赚钱,生存困难,到了中国,就特别红。”结果,金秀贤粉丝在微博上围攻起了金星,“微博骂我可以,我不在乎,但有些人太低劣了,居然骂我的孩子,有本事当面说,我金姐是谁啊!”
 
  金星透露,自己在灿星制作的《金星脱口秀》节目,有意邀请金秀贤对谈,“其实,我特别想当面问问,韩国演员的生存状态究竟是怎样的?我查了一下,9年来有30多个韩国艺人自杀,为什么?另外,他们在韩国很难赚钱,在中国又遭遇如此疯狂的追捧,这样的冷暖差别怎么应对?”记者表示,如此敏感的问题,可能一开始就被经纪公司直接删除,“那我就直接沟通呗,别忘了,我是朝鲜族啊!”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