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株潭新闻门户

主页 > 长沙新闻 >

长沙粪污沉淀物六成无法处理 排放成历史问题

文章导读: 每天坐在马桶上解决完问题,一按按钮,随着水流哗哗流走的便便,你想过它何去何从吗?别笑,这是个严肃的话题。 长沙城区日产约2184吨粪污,经过三级化粪处理后,产生沉淀物873.6吨,这些沉淀物的处理率不...

  每天坐在马桶上解决完问题,一按按钮,随着水流哗哗流走的便便,你想过它何去何从吗?别笑,这是个严肃的话题。

  长沙城区日产约2184吨粪污,经过三级化粪处理后,产生沉淀物873.6吨,这些沉淀物的处理率不到60%。换句话说,长沙平均每天524.16吨的便便沉淀物没有处理。目前,长沙市已经着手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日前,长沙市政府研究室对“城市粪污”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,撰写了《关于长沙城市粪污处理状况的调查与对策思考》(以下简称《调查》)。吃喝拉撒,每个人生存的基本需求。城区一天会产生多少粪污?随着长沙城市的发展,人口迅速增长,截至2014年8月,长沙市城区常住人口达389.28万人,《调查》做了一项计算,按照每人每天粪尿排放量0.7L的标准值计算,城区每天粪便排放量约为2184吨。

  这些粪便是如何处理的?《调查》指出全市普遍采用的是三级化粪池。从事化粪池清理工作十余年的李景说,这其中有个误区,很多人认为粪便进入化粪池就会被化掉,实际上“粪便进入化粪池后,经过三次净化、沉淀发酵后,水会通过地下管网流走,剩下的沉淀物(40%左右)就需要掏粪工来清理。”根据《调查》的初步估算,这些便便沉淀物的处理率不到60%。

  目前,长沙各区化粪池清掏专业队伍极为短缺。《调查》显示,各辖区内化粪池均在7000个以上。一般而言,小区内的化粪池由物业负责,公共厕所内的化粪池由环卫负责。除了物业聘请的清掏公司,各区清掏专业队伍一般不足10人,所以有的化粪池甚至几年也难得清掏一次,常常出现堵塞时才由清掏组临时“救火”。

  《调查》指出,长期以来,由于全市没有专业化的粪污无害化处理设施,城区清掏出来的粪污无处消纳,只得运往垃圾填埋场混入生活垃圾一起填埋,“不仅对垃圾场库区造成严重污染,增加了填埋作业难度,而且由于粪污含水率远高于生活垃圾,两者混填极易使垃圾堆体造成滑坡,带来巨大安全隐患。”

  [实地走访]

  粪污运到哪?工人说“自己想办法”

  1月12日,韶山南路井湾子附近,一辆真空吸粪车停在马路旁,41岁的张师傅爬到车顶,将吸粪管卸下,拖到化粪池上方。

  同行的杨师傅拿出一根铁钳,挑开井盖,将一根长铁棍伸进井内,开始搅拌。张师傅将吸粪管伸进井内,随着吸粪车马达轰鸣,吸粪开始了。两位掏粪工都没戴口罩,只是戴着一副手套。“习惯了,不会觉得恶心。”张师傅笑着说。

  对张师傅而言,这个公共厕所是“最简单”的,“路宽,车可以开进来,不在老城区,人少,粪便量不大。”张师傅说,“老城区人多,粪便的量也大,那里的公共厕所是最难清理的,我们只能人工掏,装进一个个垃圾袋,再一车车运出去,要搞一个星期。”

  在张师傅看来,掏粪难,不怕。大不了人下去掏。“最让人头疼的,就是粪污不知道运到哪里去。”他说。

  记者再三追问清掏出来的粪污运到哪里去,张师傅只是无奈地笑着说,“自己想办法呗。”

  从事环卫工作三十余年的张恒英回忆,十多年前,长沙有好几个粪便中转处理中心,“大约在月湖公园一带,河边也有一个,当时有大船,将这些处理后的粪便,甚至运到了汨罗、益阳等地,给菜农做肥料”。

  “现在,这些粪便中心都拆掉了。”张恒英说,“而且三级化粪池出来的粪便,营养成分流失,菜农也不要,所以粪污的排放成了历史问题。”

  [政府应对]

  收集、运输、处理都要做到位

  本报长沙讯便便沉淀物的处理已经引起了长沙市政府的重视。长沙市委副书记、市长胡衡华非常重视,于2014年11月18日批示,“这个问题提出很及时,抓紧研究。”副市长姚英杰也提出了要求,“建议市城管局专题研究,并结合我市情况,提出对策。”

  “目前,长沙的确没有一个规范的收集处理部门,是一种自发的、不规范的处理。”长沙市城管局市容环卫处相关负责人说,“我们正在做前期调查,与岳麓区环卫局开了多次会议,商量如何来做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粪污的处理与垃圾的处理一样,是一个系统工程,“收集、运输、处理三大块都要做到位”。

  粪污无害化处理,重庆、深圳走在全国前列。这两个城市按照“属地管理”和“谁所有谁负责、谁使用谁负责”的原则,建立粪污处理设施档案,落实化粪池一处一档案,并将其监控纳入现代化数字城市管理的总体方案。特别是对商业繁荣、人口密集、餐饮业集中地重点区域和地段的粪污处理设施实施红外线监控终端,以区为单位建立红外线及电子检测报警平台,全面掌握已建成粪污处理设施的基本情况。

  此外,两个城市都建立了比较大型的城市粪便处理基地。重庆兴建了环保绿化基地,经过三级厌氧、沉淀脱氮、除磷和污泥综合处理利用等10多个核心技术工艺流程,将高浓度的粪水经生物处理后达到国家一级排放标准,甚至可直接用于饮用水。

  《调查》建议长沙以无害化、资源化为目标,加大投入保障力度,试点推广应用新技术,变废为宝,循环利用。